幸运飞艇代理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英语学习 > >

学英语人口占全民1/3 国人每年花费300亿?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从幼儿园,到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考研考博,甚至社会上评职称,国人一直都在不断地与英语“较劲儿”。有报告显示,中国人每年花费300亿元用于英语培训,但效果却令人汗颜。弱弱地问一句,内什么,这个真的有?

从幼儿园开始,小学、初中直到大学,学习生涯中必考英语,就连就业、评职称等社会生活中也会处处遭遇英语的考验。就连孕妇都开始外语胎教了,英语已经成为人生中“不能承受之重”。

是什么燃起了大众学英语的热情?全民学英语的时代能否降温?

【现象】

英语人口全民1/3

郑州市民陈先生的儿子刚四岁,他不光给孩子报了双语幼儿园,还给孩子课外报了英语辅导班,“现在竞争压力那么大,即使不考试也得早动手,否则将来孩子中考、高考落后怎么办”。

郑州一高校的薛老师,近日又开始每晚趴在电脑前,备战明年的职称英语考试。“6年了,年年如此,却屡战屡败。”英语就像一道门槛,无情地把他挡在副高职称门外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后,我国的英语教育就“占领”了幼儿园、小学,中学英语成主课,大学毕业要过四级,研究生、博士生入学前更要过英语关,社会上评职称,英语成绩也是主要依据。

据统计,在中国有4亿多人在学英语,占全国总人口的1/3。但效果却让人汗颜,全球最大的私人教育集团—EF英孚教育发布全球首份《英语熟练度指标报告》显示,中国人每年花费300亿元用于英语培训,但实际效果依然不佳,在44个母语为非英语国家及地区中,英语熟练度仅排在29位。

【调查】

近八成人反对“全民学”

事实上,大家对“全民学”英语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呢?

昨天上午,记者随机调查了30位市民,有八成觉得现在大众学英语的势头近乎疯狂。凤凰网早前也曾进行过一个相关调查,结果显示,有21.7%的人认为学习英语对自己没任何帮助,仅有26.4%的人认为“对自己有一些帮助”。

“我上学时英语很好,可是有什么用呢?”家住郑州市管城区的王

静说,她上小学时,还专门上过英语培训班,初中毕业还去北京学过英语,可大学毕业后,她的工作、生活与英语压根都八竿子打不着。“现在英语全还给老师了”。

“学了10年英语,六级也过了,可到了美国连个咖啡也不会点。”郑州市民赵丽说,去年去美国旅游,可是不会点咖啡,只能指着图片比划。点完后,服务生一句一句:“how do you like your coffee?”让她觉得莫名其妙。其实,这是要回答咖啡是否要加奶糖。

“我们的英语教育完全是在浪费生命。”赵丽说。

【声音】

全民学英语是社会资源浪费

网友“@晨边道”:中国人学习英语如此群众性,比当年“学毛选”有过之而无不及,但真正英语好的人却不多,所谓精通英语者大多是“二把刀”。中国的英语教育太群众化、低端化、应试化。

逛网者阿羊:全民学英语是社会资源极大浪费。在学校里学的英语,毕业之后,大多数人都用不到;录用考试、职称考试也就只在考试之前突击一下,仅仅为了考试能通过。其他时间很少能接触到英语,大多数人的工作和英语没关系。

网友“飞渡顶点”:在全民学英语的热潮中,我们并未见到如胡适、钱钟书、林语堂等这样学贯中西的大师级人物出现,同声传译等顶尖人才依然匮乏。许多人学习外语的目的就在于应付考试、评定职称,我们怎能期望这样的学习和考试机制产生良好的社会效果呢?

市民许先生:我在香港待过一段,他们那里有足够的有水平的人来完成教学,来建立一个真正的英语语言环境。小孩子一入学就接触到纯正的英语语言环境,试问在大陆哪里有?国家与其教出一大片不伦不类的英语“人才”,还不如让他们实实在在干点别的呢。

【探讨】

要从“要我学”到“我要学”

这个时代,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英语?

“语言要适应个性化需求,要回归到最自然的状态。”郑州大学外语学院副院长钱建成表示,可以改变英语教育设置,让学生们在英语学习中真正受益。

他举例说,比如小学和中学,可以主要进行外语基础教育,大学以上及职业教育培养专门的外语人才,逐级设置恰当的教育目的。而且,英语既可以作为专业,也可以作为工具,学生们可以根据个人定位对其进行选择学习。

“英语教育应该从‘要我学’到‘我要学’转变。”郑州轻工业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杜洪亮说,现在我们的英语教育太枯燥,英语教学必须要以学生为主,让他们在交流和应用中体会到学习语言的乐趣,自己主动去听、说、读、写、查词典,而不只是被动地教、通篇地灌。

杜洪亮说,他们曾在郑州轻工业学院进行过英语教育的改革,将大学英语细分为经济英语、计算机英语、工科英语等,让不同专业的学生可以真正“学以致用”。在他看来,英语教育应该更多人性化、多元化,不能“一刀切”。

学英语

各国都有难念的经

据了解,除了欧洲国家,不少国家的学生在学英语方面都有本难念的经。


从2011年4月起,日本开始将英语确定为小学必修科目。但日本在“全民英语”热潮中表现得相当理智:有的日本大学采用学分制,只要学生修够规定的英语学分就算合格;也有的学校采用国际交流英语测评考试,考试分数只代表应试者使用英语交流的能力,没有及格与不及格之分。

韩国早在1997年就公布了韩国中小学校英语教学改革计划,韩国小学三年级、四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英语课必须以英语讲授。为了能让孩子讲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,韩国父母们不仅送孩子上各种英语培训班、到国外留学 ,从去年开始,韩国父母们纷纷带着孩子到医院做“割舌”手术。这种手术在医学上被称作“舌小带切除术”,目的是解除“舌小带”出了问题的患者口齿不清的烦恼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人行道尽头在哪里?

人行道尽头在哪里?

享誉美国文坛的绘本大师谢尔西尔弗斯坦(1932-2000)多才多艺,集画家、诗人、剧作家、歌手、作曲家于一...